善待動物組織因為不必要殺死動物接受審判

2005年5月和6月,北卡羅來納州警方的警察Ahoskie發現一家雜貨店後面的一個垃圾箱中藏著幾十隻狗的屍體(包括一些小狗)。在調查過程中,警方進行監視,並且看到一輛側面寫著PETA的麵包車中的兩個人正在把動物傾倒進垃圾箱中。

這兩個人都是善待動物組織的職員,雙雙被捕並且被起訴21項虐待動物罪,3項矇騙財產罪和7項亂扔垃圾罪。

逮捕幾天之後,地方當局告訴北卡羅來納州格林維爾市的WNCT電視新聞,他們又發現了70多隻可能與善待動物組織有關聯的死動物。

他們於2007年1月接受了審判。

如果您去問善待動物組織,他們大概會告訴您,他們職員的虐待動物罪和矇騙財產罪的起訴被宣告無罪。這是真的,但是,他們被定罪犯了亂扔垃圾罪。

善待動物組織從未否認過在麵包車後面殺死動物,他們也沒用否認過其中的一些動物是"可以領養的"。他們得以開脫起訴主要是因為該州的法律不具體懲罰使動物安樂死的個人,無論動物是多麼健康。

PETA's Defense

在善待動物組織的開場陳詞中,代表職員的律師認為對小狗和小貓進行致命注射和扔棄是他們的善待使命工作的一部分,並且承認了下列各項:

  • 被告職員"出於對動物的愛行事",並且"沒有犯罪意圖"。

  • 一位職員"獲得善待動物組織的保證,她注射戊巴比妥鈉致命藥劑的做法是完全正當和合法的。"。

  • "那些動物總是會被處死的。"

  • "那一天很熱。他們的麵包車裝滿了死動物。已經發出了臭味" ,但是關於扔棄,"他們不應該那樣做"。警方調查員作證說,他們發現職員的麵包車內的"工具箱中的注射劑已經預先裝滿了藥物"。調查員還"發現了善待動物組織的手冊"。

那些動物"總是會被處死"的說法肯定有問題。Ahoskie動物醫院獸醫Patrick Proctor博士告訴記者,他的職員把一隻完全健康的貓和它的兩隻新生小貓交給Hinkle和Cook。"上星期我交給他們的這隻貓和兩隻小貓",他說,"非常健康,很適合領養,尤其是小貓"。Proctor博士後來在維吉尼亞嚮導報(The Virginian-Pilot)補充道:"我們只是想為這些貓遭到自己的家。善待動物組織說他們會這樣做,但是這些貓從來沒有走出過本縣。"(著重粗體是後加的)

此外,伯蒂縣(北卡羅萊納州)動物收容所和Ahoskie 動物醫院的證人後來證實,被告當天早些時候收走了動物,並且答應善待動物組織會為它們找到領養家庭。一名伯蒂縣警察告訴記者,Cook和Hinkle向收容所保證:"他們收集狗並且帶回諾福克,在那裡幫動物找到自己的家園,"後來補充道,自稱是善待動物組織代表的人在過去的兩個月中從他們的收容所收集了活狗。

不僅是證人,而且善待動物組織的管理層也在發誓後承認善待動物組織殺死動物。兩名被告承認了同樣的事實。被告Adria Hinkle作證說:

"我告訴Andy [Hinkle的共同被告],我要他把動物一隻一隻帶出來。我進了麵包車,在麵包車內做好使動物安樂死的準備工作。所以,我鋪好毛毯,把食物拿出來。我會餵食 – 我一般在使動物安樂死之前會給狗吃灌裝貓食,因為狗通常真的很喜歡灌裝貓食。"

共同被告Andy Cook在檢察官盤問時作證說,他去白卡羅萊納州殺死動物:

Cook:"我不知道Hinkle的計劃是什麽。我那天的打算是下去協助安樂死"。

善待動物組織的辯護律師在結案陳詞時承認,善待動物組織的工作人員"確實是故意殺死動物。這不是意外事故"。另一位辯護律師在結案陳詞時爭辯道:"[一隻名叫快樂的狗]是善待動物組織的財產,她[被告Hinkle]有處死狗的絕對法律權力"。

在面書上加入我們